收藏本站
我的资料
我的订单
  购物车 (0)  
亲,您的购物车空空的哟~
去购物车结算
   
查看手机网站
其他帐号登录: 注册 登录

【网络鉴黄师】如何成为网络鉴黄师/职业介绍/相关报道/公安网络鉴黄师

 二维码 41
发表时间:2019-10-08 17:39作者:曼唐趣品来源:曼唐趣品网址:http://www.mantang.cc

网络鉴黄师指专门举报网上不良信息的网络志愿者

网络鉴黄师.jpg

网络鉴黄师职业介绍

网络鉴黄师指专门举报网上不良信息的网络志愿者。这支特殊的“兼职队伍”已达3000人,之所以说特殊,是因为他们负责监控举报的信息大多涉黄,他们为什么要加盟这样一份特殊的志愿工作?这一切又会对他们本人的日常生活产生怎样的影响?北京青年报记者对这些志愿者进行了调查。”

网络鉴黄师相关报道

干了8年志愿者 “鉴黄”为保护未成年人

在某机关做行政工作的叶痕(化名)因为净网行动,网络不良信息大幅度减少,31岁的他说起话来带着机关干部的成熟和稳重。他坦言此轮网络扫黄力度挺大,他下班后的业余生活中,经常刻意去找一些不良网站。

2005年,还在大学学习法学专业的他看到北京网络媒体协会招募网络监督志愿者的公告,他写了一篇网络文化的认识和感受提交上去,他收到通知,正式成为了网络监督志愿者,这一干就是8年。

说起成为志愿者的原因,叶痕说自己爱玩游戏,经常突然弹出一个小窗口,里面是赤裸裸的人体照片或者带有声音的色情动画。他坦言自己已经是成年人了,看到后没什么大不了的,身边也没有人因为看过这些就受到明显伤害,但他更在意可能的伤害,“你怎么保证未成年人不会看到?”他认为自己的正义感和责任感也许比别人多一点,而且每个人愿意为自己想做的事情付出的努力程度不一样,“就像很多人喜欢动物,但不是所有人都会投身动物保护组织一样”。在他看来,这和加入其他任何志愿者组织没多大区别,只是“涉及色情,多一些猎奇吧”。

在一家网络公司工作的姚远(化名)也加入了这支队伍,上学时拿过网络竞赛奖的他更多从网络安全角度考虑,他遇到过由于浏览色情信息而感染了挂在那些网页上的病毒,造成网络游戏账号被盗、网银被盗、电脑瘫痪的例子。他发现几乎每个色情网站都有木马,影响上网安全,这些危害不是潜移默化的,是实实在在的,必须清理。

不敢在办公室“鉴黄” 也不让女友帮

刚入行的叶痕,坦言自己是摸着石头过河,有关部门希望他们每月能完成不少于25条不良信息的举报,这让刚入行的他颇感吃力,只靠随机发现可能完不成任务。

没有专门培训,提高全靠悟性。搜索引擎成了他的得力帮手,他通过搜索引擎设置诸如“露点”、“走光”、“激情”等关键词,随着色情内容越来越难找,关键词词库也在不断增加。

搜出的色情画面,经常让叶痕颇为尴尬,所以他从不在办公室做这件事,而是在家里,周围没人的时候做。

虽然叶痕认为自己从事的事业很正义,但他没有告诉过自己的父母,“你自己生活的所有内容都会汇报父母吗?没必要啊。”后来女朋友知道了他干这个事情,也比较担心,主要是怕因为举报遭到报复打击,也怕看多了不良信息受到坏影响。他不得不和女朋友解释,举报工作有规范的程序,“看多了没什么感觉了,不会说发现一个色情的盯着看半天,发现就很快按流程举报。”但做这些时,他还是会避开女朋友,“毕竟是不良信息”。

姚远因为这项事业,在和朋友的日常相处中,也有过尴尬的时候,有朋友质问,“我们年轻男性看色情网站是正常需求,你举报了让我看啥?”还有人犀利地质问他,“你不看吗,为啥还举报?”姚远说自己不会理会这种歪理,“自己看去呗,别在公开空间里传播。不要求所有人理解,只要认定自己的事业是正义的就行。”还有朋友会跟姚远开玩笑说,“你因为这个比别人知道的网址更多了,私藏了吧,给我们分享分享呗。”他觉得这是年轻男生的正常玩笑,可能带点低级趣味,但也一笑而过,不会辩驳。

和朋友们略带恶趣味的玩笑不同,网上谩骂的更多,姚远说自己看过这些言论,“生闷气完全没必要,哪辩得清楚,你辩赢一两个人又有什么意义。他骂他的,我做我的。”

对干露露这样的“擦边球”只能干着急

叶痕说,按照规定,举报的条数,“是你举报之后被有关部门认定确实是不良信息才算数,”这就要求他们除了加大举报数量外,还要提高命中率,“说白了就是对到底算不算色情判断要准一些”。并没有对色情信息的明确界定标准,实践中基本凭借个人认知来判断。

叶痕刚开始有过多次被驳回的经历,他认为“已经很黄了”却没被认定,他总结的原因是它们没“赤裸裸地露点”。他的经验是集中精力找极端的,放过游走在边缘地带的,“比如露点,有些掩盖的就是打擦边球,重点找那些全部暴露得赤裸裸的”。另一个是图文并茂,他认为文字可能有暧昧,色情图片判断起来相对容易些,他举报的八成是图片。

姚远的经验也是重点找“露点”的,按这个标准,他没有举报过一些社会炒作热点,“热点炒作事件都有团队幕后负责,他们最擅长的就是打擦边球”,比如,他认为干露露虽然有伤风化,但不违规,“人家专门炒作,会巧妙规避的,”对于这类擦边球,他也没辙,“看多了只当笑话看”。

叶痕说自己现在举报的命中率起码在95%以上。姚远第一年举报命中率只有六成,现在则接近百分之百,他的经验也是先举报特别露骨的,但困惑就是在缺乏明确标准的情况下,这样往往会让一些打擦边球的不良信息成为漏网之鱼。

色情信息愈发隐蔽 工作方式需改进

网络发展速度加快,个人空间、论坛、博客,处处都有它们的渗透。叶痕很忙,搜到一个色情网页后,往往会发现包含其他色情网址的链接,顺藤摸瓜,每次都能举报一长串。另外,一些网页的留言中也经常贴有一个网址,“什么都不说,就一个网址,但都是年轻男性,你懂的。点进去八成是个黄色网站。”对色情网站的研究,让他能更加得心应手地进行举报。和刚开始每个月完成25条举报量都有困难不同,2009年时他举报了2000多条,之后的几年里,每年都有1000多条。叶痕坦言,“都是这个年龄嘛,相对更明白怎么能搜到黄色网址,周围人也会说起啊。”

举报了8年色情信息,互联网也早已不是当初的模样,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叶痕和姚远们的努力,并没能完全消灭网络色情,网络色情信息经过变种,有了新的发展,这让叶痕忧心,“我亲身感受到的,现在通过QQ、微信等网络工具招嫖的很多,而且随着对实体色情业打击力度加大,网络色情也越来越隐蔽,查起来越来越难。”另外,有的人通过微信朋友圈等方式发色情内容,和QQ招嫖一样,这类封闭的通讯工具,无法通过搜索引擎来查到,他们的基本工作方式失效了,这更加凸显了一个叶痕早已意识到的矛盾,“我们心有余而力不足啊。”他们呼吁加大人力的同时,着手研究应对新形势的措施。

公安网络鉴黄师

公安鉴黄师就是专门负责淫秽色情物品审查鉴定的民警,这一职业看似简单易干一学就会,但实际上其职业特性对执业者有很高要求,鉴黄民警往往要承受心理、生理的双重压力。
  1 反锁房门看黄片 鉴黄工作像做贼
  2010年5月份的一个晚上,历下公安治安大队二中队的张宁突然接到单位电话。“我要去加个班,挺急的。”在家休息的他给老婆打了个招呼。
  等他急匆匆地赶到单位,同事王东早已等候在一间办公室里。
  对视了一下,两人忙碌起来:从一沓写有编号的光盘中抽出一张,放进电脑光驱。
  光盘封面上是一名女子的裸体,片名也异常火爆。果然,刚点击播放,一男一女就赤裸着身体直奔主题。
  没错,淫秽物品!播放结束,张宁对这张光盘进行了标记。
  打开、关闭光驱,点击播放,再取出、进行标记。第二张播放的依旧是某个男人超强的夜生活能力。
  一个小时的时间,两人看了十几张这样的光盘,“都是欧美的。”
  根据两人作出的鉴定结果,历下公安东关大街派出所对一名在按察司街附近兜售黄碟的商贩处以治安拘留。
  看到这里,您一定明白了:张宁和王东是历下公安分局专门负责淫秽色情物品审查鉴定的民警,也就是俗称的“鉴黄师”。
  “起初,确实有点紧张,还有些呼吸急促。”对于自己第一次鉴黄的场景,张宁依然历历在目。尽管当时已夜深人静,单位里除了他和王东外早空无一人,可他们还是反锁房门、拉上窗帘、戴上耳机,生怕那些不堪入目的画面或是淫荡的声音传出去。
  “那感觉有点儿像做贼似的。”张宁说,即使现在,他们审片时也几乎如此。
  2 “鉴黄师”无详细标准 首要条件是已婚
  鉴黄师看似人人皆可,可其职业特性却对执业者要求严格。
  最基本的条件先要已婚。
  领导交给张宁一沓材料,让他好好学习,并告诉他,分局原先的一位鉴黄民警调走了,要补充一个。
  根据市局规定,鉴黄工作由各公安分局治安大队负责,指定两名民警同时进行,其他人员一律不得参加。

会员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我的收藏
购物车
0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