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之小黄的金色时代》 短篇散文成人爱情小说 武三著
 二维码 153
作者:刘大妈

一、

小黄最烦上语文课,

全班五六十个人,为什么一半的人造句都要用小黄的名字呢?

还有一半人在说小明,而小明是小黄永远也不会喜欢的胖子。


“周末小黄到我家里玩,我们一边玩游戏一边看电视。”

小黄的名字又在语文课上出现了一次,伴随着语文老师讲解“一边…一边…”的用法。


“小黄,放学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语文老师是个瘦小老头,牙齿和右手的食指中指都被烤烟熏成了金黄色。


老师的办公室是个小房间,

进门正对着一张破旧的书桌,右手边就是床,

是因为长时间没有清洗吧,床单和老单身汉一样,泛着垢痂颜色的油光。

小黄想不清楚为什么老师要找她。

“小黄,你最近上课怎么老是发呆呀?”

“老师,我……”

“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来,让老师摸摸头。”

老师一把将小黄拉近,右手放在了小黄的额头上。

“额头的体温正常呢!但是,这也不能确定是不是真的病了,让老师再帮帮


你吧。”

老师又将耳朵放到小黄的胸口,侧耳倾听小黄的心跳。

在一个语文老师的眼里,心跳声当然不能印证身体的好歹,

所以,小黄的裤子也褪去了,

小黄全身上下终于都被证明没问题,老师才放心帝让她穿上衣裳,

并且,苦口婆心地嘱咐不能将检查身体的事情告知父母,

否则,父母也会知道小黄上课不认真。

小黄越来越不喜欢上语文课,成绩也直线下降,

可是,原因怎么能告诉父母呢?

二、

小黄的中学是寄宿制,

一切都好,

就是晚自习时,宿舍门是封闭的,

入厕只能去远远的一个厕所,

其实,远也不算远,就是需要穿过一个坪,然后下一个有八级阶梯的台阶,

再左拐弯,就到了。

有一天晚自习下课时间,挺奇怪,

竟然没人搭伴一起去厕所,

小黄只得自己去。

路灯十分幽暗,厕所里的灯不知道怎么刚好也坏了,

小黄找了个靠门的厕所蹲坑,

这样好歹也能借着路灯的光,看清楚脚下深浅。

突然有人进来了,

“咔擦”一道闪光灯猛然掠过,

“谁呀?!”

小黄的话音未落,

那边就喘息着跑了。

是个男孩子的背影。

三、

小黄恋爱了,

对象是8站路之外的另一所大学的体育生,

身材高大,

谈吐也不错,不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传统体育生模样。

他们是在网上认识的,

小黄起初没有想和他谈恋爱,

但一时间宿舍里的其他姐妹开口闭口都是自己的男朋友如何如何,

她就想着也总要找个男朋友的。

恰好在这个时候,体育生说想要跟她好。

就这样好了,

第一次见面,体育生就很亲热地牵着她的手。

这是个冬天呵,

体育生的手特别暖和,他还解开了自己的衣服,将小黄裹在自己的怀里。

天色渐渐暗了的时候,

他们从一家烧烤店出来,

体育生带着啤酒的温润气息,靠着一面红色的高墙,吻了小黄,

他的舌头也是柔软的,

小黄醉了。

当晚,体育生带小黄到了自己宿舍,

舍友好像司空见惯,各自把自己床上的帘子拉上了。

在那张不宽的床上,

体育生褪去了小黄的衣裳,

也如愿到了他一直想要踏入的殿堂。

为了让体育生多睡会,第二天小黄在体育生还未醒来之前,

就走了。

再后来,小黄的班上组织联谊活动,可以带“家属”,

小黄甜蜜地给体育生打电话,

“小红,不好意思,我这几天很忙参加不了。”

爱情真是满怀恶意呀,

体育生竟然连小黄的名字都没记住。

四、

有了情人,

小黄的私人时间就少了些。

有时,小黄需要陪同他出席一些宴席。

虽然小黄经常觉得陪同的意义不大。

因为她绝大部分时间都是沉默不语的。

但每次陪同回来,

小黄的手机通讯录里还是会多几个号码,

她总是不能将这些号码与人脸对应起来,

所以,把号码写成了“大哥朋友A”“大哥朋友B”……

26个字母不够用时,

她又用上了阿拉伯数字,数字总是无穷尽的吧。

有时C会给她发个短信,有时25会给她发个短信,

有时是大哥自己给她发短信。

她是不太习惯回短信的,

除了大哥要和她约会。

大哥就是她的情人了。

有一次从一个宴席下来,

大哥跟她一起离开,

“我告诉你啊,妹子,老李你别看他头发油青,西装革履人模狗样的,其实他阳痿!”

大哥说完,得意地摸了摸自己的秃顶。

没想第二天编号108的老李竟然给小黄发来短信,

“明晚有空吗?请妹子吃个饭。”

小黄把信息删了,依旧没有回复。

五、

每个月,小黄都要找一个周六,

化妆成另一个人,

到精神病院探视病人。

有病人说自己身上有致命病毒,不让她触碰,

有病人说自己是条龙,让小黄帮忙找找丢失的鳞片,找到了就能飞升,

有病人说小黄是她失散多年的女儿,不小心被人拐卖堕入红尘,

也有病人抱着小黄哭泣,说从小就爱和小黄到广场捡一毛钱交给警察叔叔…


只有在这里,

小黄才觉得自己是个正常人。

从医院回家时,在拥挤的公交车上,

小黄被陌生人狠狠地捏了一下屁股。

她想跳起来骂人,但回头看时,

她只看到了远一点的或者近一点的,同样漠然的脸。

她脱光了所有的衣衫,

下了车,

希望如此赤条条地面对着上天,上天也能开开眼。


(本文为签约作者刘大妈原创,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合作请联系粤自媒体™)

文章分类: 成人趣闻
全部评论(0条)
亲~快来评论噢!
会员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我的收藏
购物车
0
留言
回到顶部